化工材料

江南化工收购案告吹负债470亿的“盾安系”能否

  姚新义,这位身家67亿的诸暨富豪,在百亿千亿级富豪扎堆的浙江,似乎并不显眼,做实业起家,目前其已是两家A股上市公司的实控人,早已在2011年便形成“盾安系”。

  近一两年,姚新义过的并不是很安稳,他控制的盾安集团接连陷入债务危机,从而走上变卖资产的道路,可是两年过去了,盾安集团的总资产在下降,但是负债率却不降反升。

  蹊跷的是,从陷入债务危机开始,旗下上市公司江南化工开始了一场长达两年的资产并购,并购对象是浙江省国资控制的企业,如今意外夭折.......

  5月22日,江南化工公告称,从2018年6月开始的江南化工收购浙江新联民爆器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新联民爆”),宣布终止,自此历时两年的收购案,无果而终。

  江南化工证券部对野马财经表示,交易方案的核心条款未达成一致,主要是价格方面的原因,双方没有谈妥。

  两年前,该收购案刚刚发布之时,“盾安系”刚刚开始陷入债务危机,面临众多机构的挤兑,浙江省金融办不得不入驻盾安集团,进行居中协调。

  姚新义作为盾安集团的掌门人,他是技术出身,最早在浙江诸暨一家汽配厂任职,后来做到厂长,1992年,他创办的工厂开始做起——空调截止阀,2004年,以制冷元器件为主的盾安环境在A股上市。

  盾安环境上市前,盾安集团开始多元化扩张,先是涉足民爆行业,后又涉足新能源、新材料、钢贸易、房地产等板块,2011年,其民爆资产借壳江南化工实现上市,自此“盾安系”正式形成,旗下控股两家A股上市公司。

  2018年,盾安集团陷入债务危机之时,诸多知情人士向媒体表示,是盾安的盲目多元扩张,导致了盾安集团的债务危机。盾安集团不仅涉足上述行业,还染指包括水产、茶叶、苗木等农业项目,还有创投基金。

  债务危机爆发后,“盾安系”开始瘦身,当时重组新联民爆,还一度被认为是化解债务危机的方式。事实上,新联民爆也是“自身难保”,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新联民爆背后是浙江国资,此次历时两年的重组,最终告吹,背后耐人寻味。

  2018年6月,该重组预案为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浙江省机电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浙江机电”)持有的浙江新联民爆器材有限公司(下称“新联民爆”)76.72%的股权。

  而新联民爆成立不到一年,注册时间为2017年9月27日,注册资本1.3亿元,旗下当时有子公司浙江永联民爆和浙江物产民爆,现在又增加了京安爆破;新联民爆控股股东为浙江机电集团。

  半个月后,江南化工公告重组进展称,预案变更,公司与浙江机电、物产中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物产中大”)签署《资产重组框架协议》,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两者持有的浙江新联民爆器材有限公司(下称“新联民爆”)100%的股权。

  物产中大(600704.SH)是A股上市公司,主营业务为供应链集成服务、金融服务和高端实业,背后实控人同样是浙江国资。

  新联民爆是由两个股东重组各自民爆业务而来,重组目的是“推动浙江省民爆产业重组整合”:2017年9月,物产中大以物产民爆77%的股权出资,浙江机电以永联民爆的41%的股权和物产民爆的23%股权出资,成立新联民爆,权益共作价约5.4亿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新联民爆的子公司物产民爆是从上市公司物产中大剥离的资产,根据物产中大2016年年报显示,物产民爆是其全部非全资子公司中连续两年亏损最为严重的公司,2015年、2016年连续两年亏损,连续经营不善。

  此外,截至2016年底,物产民爆资产为7.2亿元,负债为6.3亿元,其中需要一年内偿还的流动负债高达6.1亿元,债务情况不容乐观。

  资产负债率高达87.5%的物产民爆,对于债务危机严重的江南化工来说,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。

  1964年,姚新义出生于浙江诸暨,17岁参加工作,23岁已是弹簧厂厂长,1992年转型空调阀门行业,一直在实体企业摸爬滚打。2004年,踏足资本市场前后,公司开始多元化扩张,扩张的领域也大多以实体领域为主。

  2012年,随着众多实体企业融资难,制造业的发展变得更困难。再加上,盾安集团开始盲目的多元化扩张。集团的核心产业包括精密制造与先进装备,其中包括空调配件、暖通系统设备、阀门、电机、风机等;还有民爆化工,包括民用爆破器材、工程爆破服务、爆炸深加工。

  盾安集团还有新能源,包括风力发电、光伏发电;新材料,包括镁及镁合金;现代农业,包括三文鱼养殖、园林工程与花卉苗木、有机茶叶;还有投资管理等。

  2017年盾安集团发展达到巅峰,彼时盾安集团总资产为648.83亿元,总负债为423.66亿元。虽然资产和负债一直在增长,但是资产负债率相对比较正常,并无大幅上升,只是从2013年的62.56%上升到2017年末的65.3%。

  第二年5月4日,大公国际突然发布一份评级报告,显示将盾安集团从AA+评级降为AA-级,理由是经过大公国际现场调研发现,公司的货币资金紧张,短期偿付压力较大。2018年,开始盾安集团的再融资渠道收紧,当时准备发行的债券流产,融资难度加大。

  2018年5月初,网上流传出一份名为《关于盾安控股集团债务危机情况的紧急报告》,文件称盾安集团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元,其中包括120亿元的待偿付债券,并称“绝大部分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贷款都集中在浙江省内,如果出现信用违约,将会对省内众多金融机构造成重大伤害,并可能会带来系统性风险”。

  不久,“盾安系”旗下两家上市公司盾安环境和江南化工双双公告突然宣布停牌,半个月后,两家公司公告称“盾安控股是否能妥善解决债务清偿问题尚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”。

  据公开资料显示,当时盾安集团员工总数已达2.9万人。可见公司一旦出问题,波及面较大。

  此后,浙江省金融办召开了盾安集团的债务协调会,“盾安集团债务协调小组”成立,进驻盾安集团。参会者还包括省国开行、省进出口银行、工农中建交的省行,兴业、中信、民生等各大银行,还有各资产管理公司,浙商银行是主要协调人。

  接下来,盾安集团开始走上了处置资产之路,“瘦身”计划启动。但是截止2019年三季度末,虽然盾安集团的总资产已下降至597.96元,但是总负债却不降反升,已从2018年的457.54亿元,上升至469.84亿元;资产负债率已从74.46%上升至78.57%,净资产一降再降。

  有关盾安集团的债务危机情况,江南化工证券部对野马财经表示,控股股东只是会披露一些重大事项,去年有关150亿贷款的发放情况,有做披露,目前债务问题解决仍在推进当中。

  事实上,江南化工的业绩并未像盾安集团陷入危机那样窘境,也不像另一家上市公司盾安环境一样亏损累累,而是近几年业绩表现稳定,且略有增长。

  纵观江南化工,其主要有两大业务分别是民爆化工和新能源风电,占比分别为77.87%和21.11%。民爆化工仍然是公司主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。

  从2011年盾安集团的民爆板块借壳江南化工以来,公司的业绩只有在2015年出现大幅下降,其余时候均保持稳定增长。2017年底,江南化工又装入盾安集团旗下一块新能源资产,对总体业绩影响不大,目前占比不到三成。

  反观盾安环境,公司2004年上市后业绩表现还算不错,但是从2013年,公司业绩开始下降,到2015年已经从近3亿元净利润下降至不足1亿元,到2018年盾安集团陷入债务危机之时,公司更是亏损高达21.67亿元。

  2019年,盾安环境虽然实现扭亏为盈,实现归母净利润为1.31亿元,而扣非净利润事实上只有3018万元,净利润中包括9968万元的政府补助。

  到2020年一季度,盾安环境再次陷入亏损,亏损达1953万元,扣非净利润更是亏3164万元。

  对江南化工终止接下这个“烫手山芋”,以及“盾安系”的债务危机你怎么看?欢迎在评论区留言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企业文化     组织机构     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电竞数据网 版权所有     京ICP备67867877号